大发龙虎大战

  • 城市选择作品
    • 不错,比那些一味诉苦诉难的所谓打工小说强了一个档,写到了心灵需求这个档了。浴缸的道具用得尚好,楼顶雨中躺浴缸和结尾处杀猪的桥段所指宽泛,笑余心酸。有高人提出前、后打工文学的概念,依我陋见,如果前打工文学关注生存,后打工文学该关注心灵的。而关注心灵则又不可能纯乎关注,需借了黄金浴缸这样的道具。应该说,这篇该是本届的佳构。唯有些语言仍流于粗放,转弯抹角处亦不够圆润,带有纪实的味儿。
    • 这是个带有荒诞意味的小说,作者工作不安稳并频频搬家,他不惜代价在逼仄的生存空间,安置一个庞大浴缸,实在无处安放,他竟然亲自护送回老家存放。仿佛在在“至尊”牌的浴缸里面泡一泡,就让他得到了“至尊”的精神满足。浴缸是隐喻他追求理想生活的符号,满足内心在现实生活中达不到的需求,最后可笑的是浴缸被他母亲临时当了杀猪盆,在生活的实用主义面前这就是一件累赘品,他“把路上的风尘统统洗掉”似乎又能面对现实了。
    • 感谢朱老师评析。问安。
    • 在近日所读的邻家的一些作品中,这篇短篇小说令阿拉眼前一亮。作品不落窠臼,独辟蹊径,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写作思路。角度、结构、手法都是全新的。我们见惯了拉长、流水线等,但这篇目作品却出现了崭新的表达。这不是复述,这有点迂回,但经过了作者的创造性思维与写作,咀嚼有味。这是以构思与情节取胜。当然诚如廖令鹏评委所言,如果前面部分对浴缸之美妙及放置方法再加多笔墨,对女主角描写再加浓色彩,则整个作品会更加饱满!
    • 虽然我知几无可能。但看到您的点评仍然觉得开心。有时候我们需要赞美。哈。祝您如意。
    • 这个短篇小说,我赌可以走向社会,走得更远,引起反响。阿拉特此立帖为证。
    • 看到这个小说名时,我就想像电视节目中的“抗笑人”,坚决忍住不笑,结果还是没有忍住。这篇小说太有”包袱“了!它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马克吐温小说那种荒诞幽默,智慧无穷的风格。这在参赛的作品中,算得上是比较稀有的风格。但笑过之后,我们并不觉得轻松。作者的高明之处在于,摆脱了以往打工文学苦大仇深的“诉苦模式”,将打工者的苦难和心酸巧妙地以笑的形式表现出来。这种”以乐写悲“的艺术手法,拓宽了打工文学的表现形式!
    • 多谢小林老师鼓励。祝安好。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 谢谢国华老师。语言方面我尚需多努力。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新来访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