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龙虎大战

  • 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点击:13852评论:172018/10/17 15:08

2013年夏天以前的九年时间里,我住在福田区香梅北的一个小区,经常站在阳台上,对着不远处的香蜜湖发愣。我的世界如此小,又如此大。小,是因为我很少下楼,与邻居都不怎么打招呼,宛如生活在一个孤岛之上;大,是因为我喜欢阅读,后来还写起了小说,每天下午坐在厨房的窗户边用电脑写作或者上网聊天,想象漫游到天边。窗户是朝西的,太阳照着我,就像文学的光芒,明亮中带着诗意,只是时间久了,竟把我晒得满脸黧黑,跟个农妇没两样。

大发龙虎大战 厨房是我的主要活动场所,唯有坐在那里,我才觉得踏实可靠,现世安稳,心中有底。出了厨房,顿时茫然四顾,不知何去何从。当时的我,电脑里积压若干个小说,稿件投出去经常是周游历国而石沉大海。自我怀疑和心怀不甘的情绪,让我很是苦闷。

于是经常从深圳西站坐火车回益阳老家,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大概需要11个多小时,我买的往往是座位票,有时甚至无座。但我无所谓。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这种清教徒式的自我放逐,近乎自虐,显得矫情和不可理喻。但有个文友听说之后却认为挺有意思,约我以《绿皮火车》为题,各写一篇小说。他是我在鲁迅文学院广东高研班认识的。但他的名气可比我大多了。培训结业之后,我跟他会偶尔联系,聊天,谈写作,首先是叫他曾老师、“德艺双馨老作家”,后来混熟了,就叫楚桥,再后来就直接大呼小叫,谁也不跟谁客气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邻家文友。

我贴到邻家网站的第一篇作品是短篇小说《简单生活》(后来发表在《北京文学》);然后就是中篇小说《杀子庙》。《杀子庙》虽然只是在江苏一家地级刊物上发表,但曾经被我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在邻家被很多人阅读和点评过。从此得到很多邻家文友的关注,有人专门给我留言,说我开始“显露峥嵘”。

我参加睦邻文学大赛,始于第二届,参赛作品就是后来发在《小说月报原创版》的中篇小说《绿皮火车》。这个小说,我认为是自己近年作品中比较重要的一个。那时从福田搬家到布吉,环境的改变,家务事的繁琐,让我无心静下来写作,所以断断续续拖了差不多两年才完成。期间我特地陪着一个医生邻居跑步,向她请教了很多医学问题,比如什么情况下一个16岁少女在手术台上会有生命危险。情节是虚构的,但常识上一定不能出现纰漏和错误。我还专门查过火车时刻表,了解绿皮火车的一些专业知识和细节。这篇小说获得当年睦邻文学奖深圳市十佳,其叙事视角和第一称主角为男性,让很多文友印象深刻。某次邻家举办的文学活动中,突然有一个叫张喆的女文青走来跟我打招呼,说你就是张夏老师吧。那是第一次被称人呼为老师,我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我从不敢以作家自居,就更不敢为人师了。还有一次,文友青桐过来跟我打招呼,说非常喜欢我写的《绿皮火车》。随后我听到她跟旁边的人悄悄说:张夏本人跟她的小说风格反差好大啊。这话令我有点啼笑皆非,但也有点儿小欣慰。作为一个居家多年的女作者,要突破自己的性别局限、身份局限,算得上一种任重道远的修行。谁能想象,《绿皮火车》这种男性气息浓厚的作品,竟是我在做十字绣或织毛衣的闲暇时写出来的?而我在写作时的思维基本能做到在男女之间转换自如,说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第二次参加比赛时,我原本是想用中篇小说《绿灯记》参赛的。但在一个文学活动上跟邻家的掌门人老亨先生交流时,他从香港九龙城寨谈起,说布吉作为一个大家眼里的城乡结合部,很有特色,不如以《布吉城寨》为题,写一篇非虚构散文。

老亨作为一个著名的深圳主义者,属于典型的城市精英,视野是很开阔的,对社会态势和动向的嗅觉很敏锐。但他跟文友们打交道时毫无架子,更无偶像包袱,口才极好,煽动力极强。所以他稍微一游说,我就领会并同意了。

那一年,是2015年,正遇到股市的大起大落以及崩盘。居家多年,很久不为生计操劳的我,竟不得不在人到中年时去找工作,重新参与社会竞争。那段时间,是灰色的,我实在心力交瘁。离大赛截止前两个星期,我的参赛稿还没有写,只是搜集了一堆资料而已。怕辜负老亨的信任和嘱托,于是给他留言说,没法按时完成任务,实在抱歉。此话一出,压力变成了动力。我当晚就开始奋力打字,通宵熬夜,有如神助似的,四天时间就赶出了初稿。成稿的那一刻,我竟热泪盈眶,恨不得嚎啕大哭,不是激动,而是累到极点绷得太紧之后的情绪释放。急忙忙的把文章给老亨看了,他没发表意见。但一年之后我去邻家办公室办事,与他对面聊天时,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感受:过于潦草。

大发龙虎大战 他的话让我无言以对。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匆忙之下写出来的稿子显然经不起推敲和审视,各种资料的拼凑感很明显,缺乏现场采访的弱点一望便知。但事实是,他看到的只是初稿。我后来其实做了很大程度的润色和修改,最终参赛版本比初稿应该是强了很多的。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自己的文字始终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洁癖,会本能地一直改,一直改。这篇稿子搁置近两年后,我才想起投稿,发表在《青年作家》。

虽然《布吉城寨》也获了当年的“深圳十佳”,但我自己明白,在现场采访、深入生活方面,我确实做得远远不够。闭门造车一直就是我的一个严重缺点。我特别需要在走向社会方面补上一课。于是从那以后,承接了不少报告文学的工作,其中包括清华大学深研院部分学员,以及他们院长、工商会长等人的采访撰写。我的写作,其实正走在一条职业化的路上。有人曾“表扬”我:从一个家庭主妇变成一个作家,真的很励志啊。我笑着回答,为何不说是一个作家在当家庭主妇呢?

当家庭主妇,或许是我无奈的选择,但写作,却是我的宿命。

从福田搬到布吉,我的写作场地从厨房移到了阳台。我家现在的房子位于三楼,楼下经常有个退休老头拉二胡,技艺很差,却每天准时开工,风雨无阻。因房子正对着小区会所,回声相当巨大。而且会所旁边有个小广场,大妈们跳广场舞无休无止。除此以外,楼上的邻居开了一个麻将馆,每天麻将声声入耳。怎一个吵字了得。

为此,我跟那个拉二胡的老头交涉过,吵过,甚至请物业出面,但根本无济于事。虽是邻居,在电梯里相遇时却互不搭理。我甚至在微信圈写下“天佑中国人民,拉二胡扰民的老头除外”。

大发龙虎大战 但我开始观察这个“恶邻”,觉得他也挺有意思的。他琴技那么差,竟也收获一个女粉丝,每天来听他拉琴,还如醉如痴。后来这一对老男女谈起了黄昏恋,去广场上跳交谊舞去了。窃喜之余,我写过一篇小小说《如此美人计》。这类关注社区居民生活的千字文,我一口气写了二十多篇,全部发表在《深圳特区报》,而且在邻家网站也颇受好评。写这样的文字,让我真切感受到生活的丰富、多面和质感,人生的无常、虚幻和伟大。宽容和悲悯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哪怕对各种噪音,我也变得习以为常,甚至太安静时心里发慌。

我在阳台上放了一套桌椅,每天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听着楼上的麻将声,感觉自己在天地间写作,面对这人间烟火,又与凡尘俗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怕孤独,也不至于迷失。这显然比躲在房间里写稿更让我身心健康愉悦。我承认我很宅,一个月不出小区是常有的事。但我在以自己的方式关注社区和社会,保持我的敏锐和敏感,这也是文学赋予我的一种本事吧。

第三次参加睦邻文学奖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全家公敌》,对我来说,曾经所写的社区故事都只是铺垫。我开始真正把视线集中到某个人物身上,关注他内心的孤独,挖掘孤独背后的东西。这篇小说,一如既往以男性为主角,然而笑中带泪,与《绿皮火车》的冷峻相比,多了一层幽默和调侃。但主题同样沉重。文中涉及的民间慈善人士的某些尴尬,让大家不约而同地联想到了深圳的爱心人士丛飞。

我被一些邻家网友称为“公敌姐”,就是从这篇小说开始。

第四次参加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社区公敌》。写这篇小说的念头,始于我长久以来对群体暴力现象或者所谓革命的质疑。我2015年上班时采访到一个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他介绍了一本书,法国社会学家勒庞的《乌合之众》。我后来认真阅读后,颇有感慨。一些在心里埋藏很久的看法,终于得到印证。

我从福田区搬到布吉,曾亲身经历并参与过好多次集会维权活动。有时是主动的,但更多时候是被动的,被一种热哄哄的场面裹挟而行,目睹大家用高音喇叭唱歌、喊口号,忙得不亦乐乎。

但身处人群中的我,从没有真正沉迷其中,因为我始终藏着一双文学的眼睛,会暗暗地进行观察和反思。

我原本只想潜伏在人堆里,做一个冷静旁观的记录者,写一篇关于成立业委会进程的非虚构。但是社区大妈们的激情澎湃以及网络上各种群体狂欢,让我有了警惕之心,会关注到事件表面下的躁动,画外音以及各种缘起缘灭。

目前网络上的各种批评公共事件的言论,都是显得义愤填膺,喜欢上纲上线,未审先判,给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戴各种大帽子或者挖根挖底罗织罪名。这是人性的真实吗?我觉得背脊发凉。我现在对所谓文革余孽、文革思维这样的词已经麻木了。大多数时候,民众集会维权也许都是出于必要的正义感,但有时候,所谓“群众”“民意”“人民”这样的旗号未必经得起推敲。

写这篇小说之前,我特地咨询过《证券时报》副刊部编辑孙勇。他即是文友,又是我的邻居,还为我们小区成立业委会奔走过,发起并参与业委会从组建到成立的所有流程。写小说,需要解决作品内容里涉及到的很多知识点,甚至涉及到专业门槛。他很热心认真地解答我的问题,并将我拉入跟组建业委会相关的几个微信群里。我在群里潜伏着,由此掌握了很多一手材料。

小说写出来了,出乎孙勇的意料,其实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情节的发展和走向,往往由不得作者自己。我为此还专门向他作了解释。社区志愿者们的各种无私付出,不计回报的尽心尽力,历经很多曲折险阻才成立业委会,我是看在眼里的。但我写作的目的,并非记录这个过程,而只是以筹建业委会为故事背景,揭示出我要表达的某个主题,传达我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小说作者,不会看到山就仅仅写山。我势必会引申、联想到很多更深远的东西。

我担心孙勇不高兴,好在孙勇保持了他的理性和客观,还很认真地做了一些点评。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网站、睦邻文学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5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冰凌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10-22
  • 青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20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完,感动。
    • 张夏2018/10/17 18:49:26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

    回复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 张夏2018/10/28 10:08:44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关注和肯定。这几天回老家,所以才上电脑看到。

    回复

    • 冰凌花3秀才2018/10/19 22:44:44
    • 分享到:
  • 很多时候,我们关注的只是作品本身如何,而忽视了作品背后的故事,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张夏严谨的写作态度和思想高度。“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张夏的作品发表数量很多、质量上乘,作为非体制内作家兼家庭主妇更是难得。同是邻家文友,同是家庭主妇,此当是我学习的榜样。从绿皮火车到公敌系列、灯系列,无疑都赢得了期刊、评委和读者的赞誉,期待她为大家呈现更多的优秀作品。
    • 张夏2018/10/19 22:53:55
    • 分享到:
  • 谢谢冰冰的盛赞。我们互勉(●'◡'●)ノ❤

    回复

  • 作为一个体制外的作者,这种自发的对社会热点和重点进行关注和书写,不仅考验一个人的情怀,还得考验人的耐力。生活重压之下,谁能为我们的使命感和辛苦付出买单?民间写作者的尴尬和寂寞,怎样化解?要求我们承担社会责任,为人民写作时,谁为我们的基本生活负责?民间写作者,风险自担,但是仍然且苦且战。作为业余作者,我也有同感,一边是写作,一边是生活,在生活中坚持一个爱好,很难得!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10/24 20:16:20
    • 分享到:
  • 拜读完该篇短文,脑海中立马闪现出若干个仨字:不容易、不简单、得点赞……。之所以产生这些念头,一是,作者的成功并非一朝一夕的偶然,她不仅有一双擅于观察的慧眼,更有一颗能将琐碎的日常生活演绎出精彩来的玲珑心;二则,有幸在邻家品阅过作者的几篇小说,给我的印象是:语言上“嬉笑怒骂随手来”,内容上“巧夺天工不造作!”
    • 张夏2018/10/28 10:24:29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的关注和肯定。欢迎来深圳视察工作。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4:54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3:27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张夏2018/10/22 10:07:13
    • 分享到:
  • 谢谢谦的肯定。你的大气、善良也让我钦佩。

    回复

  • 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有同感,我喜欢到人群深处走走,步行街,菜市场,小胡同,体味一种人间烟火的幸福!
    • 张夏2018/10/19 23:11:26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关注和打赏。

    回复

  • “我曾搁笔多年,陷入抑郁,经常失眠,生活无规律。但因为写作的缘故,逐步走出了阴霾,精神状态和健康都明显好转。写作,让生活中人微言轻的我有了表达的渠道,能够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从而内心强大起来。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我虽平凡弱小,但我拥有自己的秘密玫瑰园,纯净高贵,不容亵渎。”——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张夏2018/10/18 11:21:33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关注。
  • 参一股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7
  • 9151
  • 62
  • 11550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