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龙虎大战

  • 我有一支穿云箭
  • 点击:12731评论:62018/08/30 15:37

最近,我反复地给自己出一道题:我最喜欢深圳的(   )。我交出一个又一个的答案之后,又数次否定了前面的答案。最后,我坚定地往括号里填入一个字:路。

每天,只要一出门,最先接触的就是路。当我在一条路上行走,免不了要观察这条路上的建筑物、车辆、人群。有时候,我会看建筑物的层数,看车辆的车牌是外地还是本地的,会看人群当中陌生的她今天穿了件什么颜色的裙子还会研究她跟牵住她手的他是什么关系。

说到路,一出门,就面对的楼梯,也算是路吧?!每次走到一楼的楼梯口,都要停下看几眼——那里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有贡品。贡品就是吃的。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到了新生代的手里,已有所简化。只是保留了神圣的仪义感。香是一定要点的。清晨,出门的第一缕清香,来自于客家人敬神的上香。我知道,这是女房东每天的日常之一。我敬佩她一年365天能天天坚持上香、摆贡品,在桌前以虔诚的姿态向神明跪拜。笃信风水和神明的她,生意能越做越大。想当初,她由一间小小的杂货店做起,专门做批发生意。忙的时候,亲自踩着自行车跑工业区送货。现在,她的小店早就扩张成大店,店门前挂出“顺发”的大招牌,招牌的前面,停着一辆大货车。

我曾想:深商在哪?其实她就在我的身边。她跟我住同一幢房,我住3楼,他住6楼。6楼是顶楼。

房东与租客同住一幢房,打工者与老板同住一个屋檐下,在深圳,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是,每一个老板背后的故事,每一个打工者背后的经历。

当我再次走入横岭工业区这条熟悉的道路时,我喜欢看道路旁低矮的民房。这种民房属于单间式的,层数只有一层。但它不是独立的,它是以一字排开的样式存在。我曾想走入民房内看看屋内的摆设,但如果我以陌生人的身份闯入,可想而知,肯定是被拒绝的。我只能在经过民房出口时,故意停下,装作等待的样子,守着,等待着,当有人出来时,我会特别留意出来者的模样,还有他是以何种方式出来的。我见过一个出来的女人,她推着电动车出来,车后座坐着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女孩。女人的头发是拉直且染色,来深至少二年以上的她,早已融入城市,成为这里的一份子,她的发型与她的农民房,并不矛盾。我目送她离开,看她将双脚放在电动车的前面,听她对着孩子喊一声“抱稳妈妈”,她发动车子,孩子把头靠在她的背,电动车驶出农民房,走向一条直线型的前方大道。

农民房的屋前,是墙角,边角处是泥地。突然有一天,一位年过六旬的阿婆,她将墙角垒高,将泥土挖松。在上面洒下种子,我忍不住上前问她在种什么。她说种这个时节的蔬菜。过些日子,当我走过这条路时,一片绿油油的菜地,点亮了这个小小的墙角。我看到它们,迎着风,在轻轻地起舞。每一个舞姿,都值得我为它们交出欣赏的眼神。我停留在纤细小菜苗的面前,跟它们问声好。我还喜欢蹲下,看墙角里如盛开般的青苔。它很小,小到没有人会像我那么关注它。可我喜欢它昂起头来,将绿色奉献给世间的高昂姿态。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像青苔,在城市的一角,默默生长,为扎根一个小墙角而努力地绽放属于自己的一抹绿色。

这里没有塘,可是我却闻到了一股“糖”的味道。我想起南宋朱熹的《观书有感二首》

其一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知识是不断更新和发展的,从而不断积累,只有在人生的学习中不断地学习、运用和探索,才能使自己永保先进和活力,就像水源头一样。

我猜阿婆是有福气的人,她至少儿女双全,还有一个已学会走路的孙子。她才有这闲情来种菜。肯定是心里有福气的人,才愿意将回报之心撒进地里。将菜种出来,希望能尽快把菜送给自己的孩子们吃。

她的丈夫呢?怎么没有陪在她身边?她的儿子和女儿都是做什么的?经商?打工?如果是经商的,怎么不将她接到带电梯房的小区居住,还是她喜欢听这里的蛙声?嗯,是的,她情愿在清晨的第一声蛙叫声醒来,也不愿给孩子们添麻烦。这就是现代老人的新思维。我猜。

我是个有好奇之心的女人。但凡走过一条路,看到一个人,见到一个菜地,都会忍不住要了解他(它)的来历。虽然世间的事不能一一打破沙锅问到底,但能知道一个结果,心里也就多了一份积累。我喜欢点滴式的积蓄,如同我喜欢这些点滴式的积累——1.以前,我在一间港资厂,老板支付货款时,特意告诉我:要取小数点后的两位数,不要化零为整。关于付款时间,都是5号准时付款。后来,我想,能这么认真对待工作的老板,他的生意肯定能长久地经营下去。最近,当我再次向朋友打听这间工厂时,还真如我猜的那样,工厂还在,老板还是那位老板,他提出的经营理念也还是那个模式。从这家工厂出来后,我学会了一个道理:诚信,守时。因此,当我向他人借物品时,从来都是守时归还。2.一个本地人,他家的收入以收租为主。有回他跟我聊天,说其实我挺喜欢外地人,他们实干,肯来我们这里生活。我们的收入,都是靠外地人给我们挣的。所以,我一见到他们,都会友好地递上一个真诚的微笑。这个微笑,比我给我老婆的微笑还要真诚。我佩服他们,外地人能跑到我们这里来做老板,而我们本地人,有些人还当不了老板。能做老板的人,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的。3.一个令我印像最深刻的老板。我还在农村老家,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我一天的班还没上过。得知我家正好有经济上的困难,未来老板立即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给我汇来8000元钱。这笔钱解决了我家当时的燃眉之急。

8月的天空,手舞足蹈地开播一场雨。天空,好像是漏的,估计是拿什么去堵也堵不住的漏。也许是有窟窿吧?这决不是下豆丁雨,是直接用大盆将它柱子般的雨,泼下来。在深圳多年,我已习惯面对各种突发状况。从容地撑开一把伞,再大的风雨也难不住我要往前的信念。

就连一场雨,也忍不住要向世人泄漏它多情的心事。

我猜,雨和太阳肯定有过对话。雨去找太阳,它先说,你可不能天天占着天空,老是将你妩媚的一面展示给下面的人。你也要给个机会我出去露个脸,让下面的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雨”的生物。

雨这么一说,太阳羞红了脸。事实上,太阳是霸道的,它几乎每天都要在天空里刷个存在感。而且,它一旦出现了,就有全天候要刷屏的习惯。

就这样,雨说服了太阳。太阳只好乖乖地躲进云层里,把整个天空让出来。

雨中,疾步。我行走在横岭工业区。这条路跟三年前走的泰然九路皇冠工业园有什么不同?还是一样的工业区。只不过,前者属于龙岗区,后者属于福田区。深圳的跨区,算远的。别说跨区了,就是跨站,也能让我累得够呛。有一回,我坐公交车,一时没留意,坐过站了。下车之后,我寻思着,不就一个站吗?走过去就是了,结果,光那一个站,走得我双脚发麻,且抽筋。后来,我牢牢地记住了:别看站与站之间相隔不远,其实在于视角。当我在坐在公交车里看站与站之间的距离,其实它们非常近。但如果我下来行走,它们之间的远,远超我的想像。

这条路,有哪几位古代诗人来过。他为这条路,这座城市写过诗吗?我想。我在雨中思考。

这条路,除了我这样的打工者每天在行走。路过的车辆中,车上副驾驶座上坐着的,是深商之一吧?还是主驾驶座上的他就是深商?我又想。我的脑海里,总有“?”式的问题时不时地弹出来。

这条路,开始修路。挖掘机每天都在发出轰鸣声。雨水每天都在往地面撒泼。印像中的雨,跟讲道理的人是一样的。我想它有个控制键,点一下,就将雨量调低。再点一下,雨量就会变得更低。

对于修路者而言,在雨水和太阳之间,他们两者都不愿意选择。前者,让他们淋湿全身,后者,同样让他们湿遍全身。灼热和雨水,都是他们不希望见到的。他们喜欢阴天,可是天空不由人掌控,谁又能说一声:阴天,你出来。阴天,它会就乖乖地出来?

雨,相当给面子。下的是细雨,跟头发丝一样细的雨。最坚硬的战斗者,就是这些连雨衣都不穿的修路者。负责接下这工程的包工头,跟高楼大厦里的深商一样,同样是将商字加身的闯者。我见过他在细雨中吃泡面的样子——连伞都不带,一边指挥民工干活,一边大口大口地吃泡面。不到50秒就能吃完一桶泡面。他打趣地跟同伴说:除了吃到泡面,我至少吃进去半斤的雨水。他价值20多万的小轿车就停在施工现场的周围,我上前问他:怎么不坐进车里去指挥。他说,一到施工点,所有的人都是劳动者,是要一同并肩作业的。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加快一单工程的进度。

城市建设的缩影,总有这些影像:一边是拆迁,一边是掘起。旧与新之间,故事如有年份的酒,沉淀在人们的心中。新掘起的标杆,如昂昂的旗子,它推动着我们,带领大家,往有新故事的前方奔跑。

这些年,我出门线路的关键词:工厂。上班。每进入一家工厂,就会听到一个老板的故事。总有八卦的员工,能打听到老板的事迹,甚至发家史。比起不主动给员工发高温补贴的工厂,我更喜欢有内刊的工厂。我最满意的一家工厂,厂区内有五个分厂,员工人数超过5位数。厂里设有N个心理咨询室。在谈及要开心理咨询室的初衷,听说老板是这么说的:只要人多的地方,就有江湖。心理咨询室的作用,就相当于给掉进湖里的人递个游泳圈,让对方尽快回到岸边来。

深商精神,其实很能改变一个打工妹。记得在布吉的一间厂,每次有客户要来验厂的前一个小时,广播里就会通知:各部门请注意,请将走廊之内的衣服全部收回宿舍之内,等客户验厂完毕之后才可以将衣服晒出。深商,在没有成为老板之前,也许他也是打工出身。但当他做到了老板的位置,他肩负使命时,他的视野开阔了,同时,也将开阔的视角,传递给了跟在他身后,给他做打工者的同行者们。

来深圳20年,工作至少换了十份,老板至少认识有16位。不见得一个公司只有一个老板。有些公司是合股制,小公司有三个老板也是有的。

一份工作没干多久,就会有辞职的想法。有人说:即使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想掐死对方的想法。职场也如此,每次在职时,也会有10次辞职的念头和20次想被对方炒掉的想法。

文员和老板,磨的是双方的耐心,脾气。能不能合得来,要看时间对彼此的磨合。不能以为试用期过了,就算是大步踏过。真正的风雨,来时都是不会预先通知的。但每一次的离开,在举杯为离行小酌一杯时,我都会微笑地说:谢谢你,老板。是的,没有老板,我又怎么会如此淡定地在这里生存这么多年。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商是如何来界定的呢?老板?包工头?股东?房东?小卖店主?摆地摊的摊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涸辙之鱼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伟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板与员工,说到底是一种互助的关系,相互扶持,理解,共同成长,企业需要成长,就需要有长远目标与眼光的管理者,员工要成长,需要自身不断的努力与进取。有次跟一个台湾客户吃饭,他特别厌恶现在的年轻人,不能吃苦,做事拖拉,他毫不留情的说,老板还留下你工作,证明你还有利用价值,有一天,让你走,你就失去了一次机会,想想还是有一定道理。个人的成长,努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老板也是一样。
  • 回复
  • 不简单了,曾经有16位老板。我呢,打工也有八九年的,加起来也只在三家工厂呆过,也就是只有两三位老板。人生的经历的就是人生的财富,这种财富,主要是指精神上的,比方,我们来邻家,虽然挣不到什么币,但收获的是友谊和快乐,这是金钱无法取代的。春丽是一个从不忘记自己在成长的人,总是那么的谦卑,好学、舍得钻研。上苍一定是青睐勤奋的人,苦过、累过,在前进的路上克服重重困难,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 回复
    • 伟彬5进士2018/08/30 20:51:22
    • 分享到:
  • 我有一支穿云箭,很诗意的名字。好久不看春丽作品,感觉她文字越来越美,越来越细了,低可触及泥土,俯视花儿。深商,是怎样的一群人?作者试图在行走中穿云,找到深商。作为一个来深圳20年的“深圳人”,她有10任不同“深商”的工作经历,接触过16位大小不等的老板,从许多精明老板领略许多成功“诀窍”:诚信守时,微笑待人,肩负神圣使命,学会淡定与从容。深商是成功商人的化身,深商是一种拼搏精神。我想作者已找到。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31 19:04:00
    • 分享到:
  • 特别欣赏春丽大姐在这篇短文中对深商概念的界定。确实,很多人在论及深商时,都会把他们与比亚迪、华为、万科等驻深知名企业及其掌舵人挂钩。其实,我也觉得,深商所涵盖的范围很广,那些在深圳租间小门市买杂货的、租个摊位卖菜的,甚至是在邻家瞅准佳作进行点赞,收获仨瓜俩枣的群体,都可算作是深商。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30 22:48:51
    • 分享到:
  • 春丽去年经历了那么多,直到前几天才知道,真愧对这位老朋友,不过正如她所言,过去的情谊永远不会忘记。春丽就是一个懂得感恩,珍惜轻易的女子,善解人意,聪慧,努力,用心。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太差,正如这篇文章里她所说的,她所经历的“路”,无论艰辛还是坦荡,都值得铭记。成长路上,需要朋友,也需要形形色色的老板,每一个老板都是一座商学院,从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无论他们成就多大,他们都是深商的象征:
  • 坚韧,拼搏,永不服输。而春丽沿袭了这种特点,祝愿老朋友在人生道路上越发坦荡自如,越发美好幸福,加油。

    回复

  • 最近来访
  • 6探花
  • 4星
  • 3钻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3
  • 72885
  • 227
  • 49300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人生在世,也不过几十年,犹如短短一瞬,来去匆匆,小时发愁,外面多彩的世界,新鲜而又好奇,因年龄关系很多活动受到限制,向往长大。长大了,有了工作,有了压力,就会有工作的烦恼,有了情感,走进婚姻的围城,每天上演着柴米油盐交响曲,有了小孩,教育意见不同时,变成了装载琐碎、争吵、压抑的烦恼,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烦恼,生命的质量,因为跌跤而厚重,人生的旅程,因为求索而精彩。

    欣欣人生如梦几多愁

    2019/5/29 10:36:04
  • 故事一开始就以小刀受伤蒙上了神秘色彩,结合城乡尴尬的现状,跟着作者一步步解开谜底。小刀受的伤,也是常常环绕我们耳畔的家长里短,看到这里,作为读者的我有点小失望了,但结尾小刀的死亡,画风一个急转,却让我很满意。在我看来,作者是借小刀的死来刺激杰仔改变,学会接受不喜欢,是一种成长的方式。

    别看了小刀受伤了

    2019/5/28 10:19:03
  • 如果说城市之夜,那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她的夜晚应该是景观一流的。而作为城市中心的香蜜湖,她的夜晚更加诗意盎然。作者在香蜜湖的夜晚浅吟低唱,让喧嚣的夜晚变得忧伤。 好在忧伤过后,诗人收获了诗行。夜晚因星光而璀璨,你因诗意而美好。

    小宇香蜜湖之夜

    2019/5/27 11:08:39
  • 所谓“行规”就是值同一个行业里共同遵守的规章。在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规,都需遵守。在邻家,也有邻家的行规。我认定的“邻家行规”是:遇到好的作品要打赏,还要用心阅读和评论。有一年,在云南保山,我了解到一种行规,那就是“玉不过手”,顾名思义就是在翡翠交易以及交流的时候,不要把翡翠递来递去。而今天,在邻家这个行规需要改改。李玉出手的“玉”,我觉得就值得去交流,去传递。虽然,高子正不乐意,但大家乐意就可以!

    莲花汉子行规

    2019/5/24 15:27:21
  • 练老师的诗,正所谓诗如其人:温婉。在我的印象里,练老师是一名教师。确实,他很像一个老师,亲和力与耐心。在目前的社会里,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像比是更重要——关键是,把一个角色扮演得如此贴合,那一定是一名好老师。像他在这组诗里说的一样,诗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因为有诗,心里才有了远方。

    小宇你好,中年男人

    2019/5/23 17:29:58
  • 与桃德相识于《龙华文艺》群,被他29楼的菜园和优美的文字所吸引,于是穿越大半个深圳去到他家做”女土匪“:又吃又喝又拿还听了各位老师聊文学、易经等,满载而归也。话说,在深圳能请你到家里吃饭的人,已经很少,能让你又吃又拿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必定值得深交与也。再次谢谢桃德。

    梦晴​宴客诗

    2019/5/22 14:34:54
  • 2012年,因为桃德五星级义工事迹在报上发表,我寻找到他的电话,邀他进入观澜等文学群。因为文学彼此之间慢慢走近。参加过N次文学活动,虽聊得不多,但欣赏过他许多的优秀作品。并有幸品尝了他与白师兄煮的佳肴,两个人半上午弄出十八道菜,真不敢相信出自两个大男人的手。站在29楼,海风徐徐,看瓜果满架,闻花儿飘香,观海上田园美景,充满惬意。饮美酒,论诗文,文人相亲,看着阳光帅气的年轻人,我也年轻了。

    春风妙语​宴客诗

    2019/5/19 14:42:44
  • 阅读完作者的这篇诗歌,我能感受到作者的热情大方,诗句中就已表明“我担心这场雨淋湿客人来时的路”。同时,也是一个才情实足的“汉子”。我最喜欢这样的句子:“端一壶玛咖酒让大家喝个痛快/哪一瓶酒里能盛下彼此的心事/哪一瓶酒后能让彼此学太白畅怀吟诗”。文人相聚,当然离不开美食和文学。你们这次以感恩母亲的沙龙聚会,可见你们有感恩之心,孝子之情。因此,我也祝福你们:十三个人的光芒,一定能照亮深圳这个喧嚣之城。

    子木​宴客诗

    2019/5/18 17:27: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