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龙虎大战

  • 六文友
  • 点击:14053评论:32018/08/27 11:46


雪笛


上午十点半左右,文友雪笛兄如约而至。这是雪笛兄第三次到我这里来。

雪笛兄老家湖南永州。我们是湖南老乡。和雪笛兄相识,是《江门文艺》牵的线。雪笛兄是《江门文艺》的老作者,对《江门文艺》有着很深的感情。《江门文艺》未停刊前,有好几年,雪笛兄的新浪博客里,都会第一时间发布最新一期的目录。我最早给《江门文艺》投稿,发表小东西,是在2000年。当我的肚子饿得叽里咕噜,批评它的兄弟脑子进水,癞蛤蟆想吃天鹅时,我特意撒了泡尿照了照自己,结果自己被自己的面目丑得吓倒了。文曲星高挂天空,我只是地上的一条虫。逢场作戏的资格都不配,我只好丢下钢笔,老老实实做起了可以确保小家庭糊口的小生意。钢笔一丢十年整。到了2010下半年,经济方面稍微好过一点儿,我又有点不自量力,心痒手痒。于是又开始给《江门文艺》投稿,并通过百度,敲开了雪笛兄博客的门。

2012年第3期的《江门文艺》上,刊发了我一篇5000来字的散文。雪笛兄首先看到,很欣喜地告诉我。不只是告诉我,他还舍得花上宝贵的时间,认认真真反复阅读了那篇作品。雪笛兄毫不吝惜他的夸赞,却也真诚地指出了文中的几处不当。接下来的休息日,他又特意拿了样刊,跑到我这里来,与我深入交流。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缘起。

雪笛兄其实出生于新疆,并在新疆生活了13年。多年前,开发新疆需要从内地调进大量人才和劳务人员。那些满腔热情,支持边疆建设的青年中,一个女知青来自上海,一个知青则来自湖南永州。来自湖南永州的男知青有支生花妙笔,来自大都市上海的女知青则对生花妙笔满怀崇拜。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天造地设的一对,就是雪笛的爸爸妈妈。文学的基因,想必在雪笛出生前,就已经种在他的身体里了。

后来,雪笛的爸爸妈妈为了照顾在湖南老家年迈的奶奶,不得不双双舍弃在新疆的工作,回到湖南老家。回到老家后,家庭收入大为减少。雪笛因此只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辍学后的雪笛,还是想读书。可是家里哪有闲钱给他买书看?那时,街市上卖的面条,许多是用过期的报纸包装。实在找不到书读,雪笛就把自己家里那些包过面条的报纸小心展开,如获至宝,细加品读。报纸副刊上的文学作品,雪笛读完后,又小心地把它们一一剪下来,再贴到之前用过的作业本子上,方便经常翻阅。

学习过一段时间报纸副刊作品后,雪笛按捺不住,也迈开了自己的写作之路。

“那时,我收到的退稿信,一共有1999封,装满了一个大纸箱。”雪笛微笑着,心平气和地告诉我。

大发龙虎大战 丘吉尔说过:成功就是从失败到失败,也依然不改热情。1999封退稿信,也不能阻止雪笛继续他追求缪斯女神的脚步。这种执著和勇气,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肃然起敬。而我,同样一个中学时代就开始学习写作,主动参加学校文学社的人,至今一封手写的退稿信都没收到过。不是我的习作写得好,一投出去就刊用了,而是我根本就没敢多投,也懒得多写。所以,我只能算是一个伪文学爱好者,断断续续码字多年,仍然难有长进。

收到第1999封退稿信后,雪笛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他的漂泊打工之旅。他随身的行李箱里,妈妈给他塞了本从亲戚家借来的《三毛全集》。他乡落稳脚跟后,雪笛迫不及待地捧读厚厚的《三毛全集》。书中有妈妈深沉的爱,雪笛心潮起伏,热泪慢慢盈满眼眶。千言万语在心中奔突。雪笛合上书,拿起笔,一口气写下一首两百多行的长诗。不久,这首经过几番删改的诗歌终于在湖北的一家刊物发表了。不仅仅是发表,这首诗后来经编辑推荐还获了奖。挺过了黎明前的黑暗,雪笛终于看到缪斯女神富有魅力的一笑。

2016年第17届深圳读书月活动:深圳十大劳动者诗人手迹展,雪笛兄名列其中。超过千万的深圳劳动者当中,业余写作的人,数以万计。雪笛兄有此成绩,实为孜孜以求,不懈努力的结果。

祝福雪笛兄!愿缪斯女神赐给他更多、更美丽、更灿烂的笑颜!



春丽


去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春丽在我的QQ留言:“林涛大哥,我以后可能没有机会跟你说话了。我的情况很不乐观。虽然没有拿到结果,但我身体已经出现不适症状。我感觉离死亡近了。”

看到这段留言,我的心陡然一沉。足足发了十分钟呆后,我才回复:“会好起来的。”

好在,这到底只是一场虚惊。检查结果出来后,春丽的身体并无大碍。

大发龙虎大战 我和春丽初识在邻家社区。春丽除了自己勤奋写作外,点评文友们的作品,也非常卖力,非常诚恳。她给文友们的作品点评,一定是认真阅读,反复琢磨后才动笔。因此她的点评往往非常中肯,不只是给作者简单的鼓励,还一一列举具体好在哪里,也不乏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文友之间,光是敷衍和相互吹捧,无益于写作长进。我于是对春丽刮目相看。

第一次与春丽见面,是在邻家举办的2016年520微咖大赛作者代表及工作人员代表聚会活动上。春丽衣着质朴,素面朝天。我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很瘦的一个人,精神却不错。话不多,对谁都是一张笑脸,极其友善。一年后,同样是520微咖大赛的一次聚会活动,我第二次见到春丽。那次,她主动坐到我旁边,提出跟我合影留念。

大发龙虎大战 算起来,我与春丽的交流,其实也不是很多。最值得记录的,还是她生病后,等待检查结果出来的那十来天。春丽之前就提出过要跟我学习写闪小说。我呢,自知只是徒有点虚名,写作底子一点也不扎实,更无天分可言,哪敢带学生?春丽生病后,甚至是她自己猜测的绝症,依然放不下向我学习闪小说写作的心愿。“很早之前,我想拜你为师。现在迟了,不会有机会了。”这样的话,至真至诚,我再不好意思敷衍和推辞。春丽把我当成值得信赖的大哥,跟我讲她的病情,讲她的家人,讲她的家事。我为之感动,也为之担忧。春丽跟我讲得最多的,还是闪小说写作。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每写好一篇习作后,就发给我,要我提建议。如果哪天没有新作,她就翻出之前的旧作。我则尽自己所能,把自己对闪小说的点滴认识,毫无保留地跟她交流。我不能确定,我能帮助春丽提高哪怕一点点写作水平。但以心交心,我们都做到了。

天道酬勤,我注意到,今年里,春丽在许多征文比赛中,都有出色的表现。祝贺她!同时也提醒她要多保重身体,劳逸结合。身体健康,一切美好追求才有归依。



小崔


几年前,《深圳晚报》副刊开辟了一个“小崔逛书店”专栏。此小崔当然不会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前央视一哥主持人崔永元。

有一天,小崔电话里说要来我们小书店采访。约定的时间到了,我正在店门口的电脑桌旁引颈远眺,店里面突然转出一个女孩。女孩微笑着,双手握着一张名片,恭敬地递给我。原来她就是晚报记者小崔,已不声不响把我们巴掌大的小书店看了个遍。她何时进书店的,我居然不知道。记者就是记者!

小崔采访完,临走时,递给我钱,为她选好的一本《老照片》买单。那样一本薄薄的书,我们的售价也就2元,我自然不肯收她的钱。她坚持要给,不收她就把书放下。最后我只好老老实实把书款收下。

大发龙虎大战 小崔采访我时,我有意告诉她我喜欢闪小说。我心里的小九九,是希望通过她的报道,顺便给闪小说这种新兴文体做做宣传。我的手边甚至早就准备了一本闪小说刊物。待小崔付完她要买的那本书的书款后,我拿起那本刊物,说送给她。我说刊物里有我的一篇习作,请她多指教。小崔很高兴地接收了这份不怎么像样的礼物,并执意要我在刊物里签上大名。

小崔这次采访我的内容,刊登在2013年9月29日的《深圳晚报》。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

“还有一点很特别。谢林涛除了喜欢读文学书,也喜欢闲时在网站和报章上写些文字,曾发表过不少。他钟爱闪小说,一种比小小说篇幅还短的体裁。我在一本闪小说杂志上读过他的文章,文字简洁,思维独特。”

呵呵,我的阴谋得逞了。

我称小崔为文友,其实不太恰当。毕竟,我们之间并不像其他文友那样,在写作上经常有沟通交流。倒不如称她为贵人。她推介我们的小书店总是不遗余力。因为她的介绍,深圳电台、电视台都来采访过我们。有了这些采访报道,我们小店的日子,自然会好过一些。

我的一篇闪小说作品,侥幸获得2013年中国闪小说总冠军大赛冠军,当我把这个喜讯告诉小崔,并希望她能在晚报发条消息时,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正是因为有了她在《深圳晚报》的报道,后来的《南方都市报》记者才能获得信息,也来采访我。

小崔后来因故离开了《深圳晚报》。当我获得这一消息时,很是遗憾。她一离开,我能攀得上的这一宣传闪小说的好阵地,基本上就丧失了。

小崔虽然不在晚报社干了,就依然不忘通过QQ和微信朋友圈的点赞和点评,时时给我生意上和创作上以鼓励。非常感谢她!也祝愿她及她的家庭幸福甜蜜!



元海


和我有交集,且至今保持联系的文友,交往最久的就是元海。二十多年前,我们是家乡小镇一个化肥厂的同事。那时的元海写诗歌。诗歌创作需要天分,需要激情。元海这些方面都比我强。

老家的化肥厂处境越来越艰难,元海先知先觉:守着半死不活的厂子,混下去没有出路。他毅然辞职,南下打工。元海外出打工后,有好几年,我们断了联系。等到化肥厂彻底垮后,我沦为失业者,也不得不南下打工糊口。我先是在珠海打了半年零工,接着摆了半年地摊,然后在2000年春节后,来到深圳。

再与元海联系上,则是2006年的某天。我回老家办事,在街上碰到一个前同事,终于在他手里问到了元海的手机号码。

大发龙虎大战 我很快拨通元海的手机,才知道他又回了老家,在县城一家饲料厂做仓管。我赶紧跟他约好,说去看他。

大发龙虎大战 再见元海,他举止沉稳,显得比以前成熟多了。只是他抽烟很凶。我想,这个习惯,一定跟他长期熬夜写作有关。元海把我带到他的宿舍,费力从一张空床上抡下一个大麻袋。麻袋里,装的都是他发表作品的样报样刊。短短几年里,他写作上取得如此大的成绩,而我则早把这事丢到爪哇国去了,真是惭愧。

元海微笑着告诉我,其实前些年,他也一直在深圳。我以为元海在深圳打工的日子,一定过得非常滋润。他跟我提及的,都是些打工文学中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光稿费一个月就能挣到五六千,隔三差五跟文友们喝酒聊天,吐槽吹牛,逍遥赛过神仙。

我回到深圳后,迫不及待的在网上搜索元海的相关情况。我惊讶地发现,元海在深圳的生活,并不完全像他本人描述的那样幸福满满。有过风光是不错的,但失意,无奈,落寞,似乎也不少。人生在世,沉沉浮浮,本是常情。熬过的夜,受过的累,吃过的苦,蒙过的冤,锁在心里。呈现在亲友面前的,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一面。这未免不是一种好的品格。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文友深圳闪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7 14:23:26
    • 分享到:
  • 文学圈里有这么一句话:文友相亲。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困难,人在困境中,当然希望有文友给予鼓励。我最难熬的时光,是我大哥确诊为肺癌晚期的时光。当时,我自己也感觉到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下,曾经误以为,自己也将成为癌症患者。好在,这个时候,得到过文友们的安抚,其实除了林涛大哥,还有红红的雨,春风妙语,也给过我非常多的精神上的鼓励和关爱。感谢他们,因为有他们及时的言语上的陪伴,我渡过了那个最艰难的时光。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31 17:13:36
    • 分享到:
  • 时间真快,今天是睦邻文学奖投稿最后一天啦,赶紧再上来写个评再挣个盒饭,不然又要等一年才能等到下一届睦邻。一直都关注邻家,即使有颈椎病,还是顶着痛每天来邻家签到。这里说的签到并不只是进来打混一下就走的。虽然没有给每一位作者一一写评论,但今年睦邻的大多数作品还是一一地花时间去阅读了。遇到心仪的作品,也学投资商黄元罗的投资手法——送上定金1000邻家币。一直喜欢读、写、评的氛围,一场赛制,重在交流和学习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30 18:37:05
    • 分享到:
  • 永不服输、热情有加的雪笛,勤奋不已、与人为善的春丽,锦上添花、不求回报的小崔,积极乐观、渐趋理性的元海,心存高远、矢志不渝的野哥,博学多才、一诺千金的五爷,这些曾经甚至是一直坚守在深圳的文友们,身上的亮点着实不少!难能可贵的是,有诸如作者这样的有心人进行整理并将之形成文字,让更多的人深切体会到:在深圳,文人相亲不是神话。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3279
  • 37
  • 7470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大发龙虎大战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人生在世,也不过几十年,犹如短短一瞬,来去匆匆,小时发愁,外面多彩的世界,新鲜而又好奇,因年龄关系很多活动受到限制,向往长大。长大了,有了工作,有了压力,就会有工作的烦恼,有了情感,走进婚姻的围城,每天上演着柴米油盐交响曲,有了小孩,教育意见不同时,变成了装载琐碎、争吵、压抑的烦恼,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烦恼,生命的质量,因为跌跤而厚重,人生的旅程,因为求索而精彩。

    欣欣人生如梦几多愁

    2019/5/29 10:36:04
  • 故事一开始就以小刀受伤蒙上了神秘色彩,结合城乡尴尬的现状,跟着作者一步步解开谜底。小刀受的伤,也是常常环绕我们耳畔的家长里短,看到这里,作为读者的我有点小失望了,但结尾小刀的死亡,画风一个急转,却让我很满意。在我看来,作者是借小刀的死来刺激杰仔改变,学会接受不喜欢,是一种成长的方式。

    别看了小刀受伤了

    2019/5/28 10:19:03
  • 如果说城市之夜,那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她的夜晚应该是景观一流的。而作为城市中心的香蜜湖,她的夜晚更加诗意盎然。作者在香蜜湖的夜晚浅吟低唱,让喧嚣的夜晚变得忧伤。 好在忧伤过后,诗人收获了诗行。夜晚因星光而璀璨,你因诗意而美好。

    小宇香蜜湖之夜

    2019/5/27 11:08:39
  • 所谓“行规”就是值同一个行业里共同遵守的规章。在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规,都需遵守。在邻家,也有邻家的行规。我认定的“邻家行规”是:遇到好的作品要打赏,还要用心阅读和评论。有一年,在云南保山,我了解到一种行规,那就是“玉不过手”,顾名思义就是在翡翠交易以及交流的时候,不要把翡翠递来递去。而今天,在邻家这个行规需要改改。李玉出手的“玉”,我觉得就值得去交流,去传递。虽然,高子正不乐意,但大家乐意就可以!

    莲花汉子行规

    2019/5/24 15:27:21
  • 练老师的诗,正所谓诗如其人:温婉。在我的印象里,练老师是一名教师。确实,他很像一个老师,亲和力与耐心。在目前的社会里,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像比是更重要——关键是,把一个角色扮演得如此贴合,那一定是一名好老师。像他在这组诗里说的一样,诗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因为有诗,心里才有了远方。

    小宇你好,中年男人

    2019/5/23 17:29:58
  • 与桃德相识于《龙华文艺》群,被他29楼的菜园和优美的文字所吸引,于是穿越大半个深圳去到他家做”女土匪“:又吃又喝又拿还听了各位老师聊文学、易经等,满载而归也。话说,在深圳能请你到家里吃饭的人,已经很少,能让你又吃又拿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必定值得深交与也。再次谢谢桃德。

    梦晴​宴客诗

    2019/5/22 14:34:54
  • 2012年,因为桃德五星级义工事迹在报上发表,我寻找到他的电话,邀他进入观澜等文学群。因为文学彼此之间慢慢走近。参加过N次文学活动,虽聊得不多,但欣赏过他许多的优秀作品。并有幸品尝了他与白师兄煮的佳肴,两个人半上午弄出十八道菜,真不敢相信出自两个大男人的手。站在29楼,海风徐徐,看瓜果满架,闻花儿飘香,观海上田园美景,充满惬意。饮美酒,论诗文,文人相亲,看着阳光帅气的年轻人,我也年轻了。

    春风妙语​宴客诗

    2019/5/19 14:42: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