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龙虎大战

  •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一)
  • 点击:19128评论:142018/02/23 19:16

王瞎子其实并不瞎,他眼睛没事,他是傻,或者他并不是傻,他是呆。可他也不是呆,他是痴。或许痴也不对,他是念。干脆他也不是念,饶了一大圈,他还是瞎吧。每逢人们遇上他,总会如此考究地分析着。瞎分两种,一种是得了白内障的瞎,或者是视网膜脱落的瞎;另一种是心灵的瞎,心里闭上了眼,也就瞎了。

王瞎子本来应该叫做王傻子,可谁也说不清王瞎子到底傻没傻,心灵到底是蒙上了灰还是起了雾,只能知道他眼睛雾蒙蒙地,整个人也蒸腾腾地,像一笼刚放入蒸笼的肉包子,腌了馅,半生不熟的,拌着香油、葱花、醋、酱油,整个人有点腥臭味。

这天,王瞎子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大妈拉着一辆木制两轮车,车上堆积如山的废纸皮足有王瞎子两个人这么高。大妈在前边,王瞎子在后边,王瞎子一声不吭地把他的保温杯兜进绑在腰间的杯兜里,拼了老命在后边往前推,两人‘噗呲、噗呲’从早晨拉到了傍晚,临了到家,大妈抹了一把汗,忽然看到傻站在两轮车后边,同样在擦汗并且衣衫不整的王瞎子,上前猛地一跺脚,呵斥道:“哪来的傻子,这点废纸皮是你能拿的吗,看我不把你剁成肉泥。”王瞎子打一灵醒,掉头就跑,看来被吓得不轻,就连鞋底子被自己踩掉了都不知道。

王瞎子长得丑,虽然眉峰俊俏,但眉尖初有个黄豆大的痦子,从皮肤表皮凸起来,让人看到他第一眼就不得不直视他的痦子。久而久之,王瞎子也习惯了,别人说话从不注视他的眼睛,而是注视他眼睛上的痦子,仿佛痦子就是眼睛,眼睛就成了痦子。

“呀,那不是王瞎子吗,两天没见,咋成这样了?”住在三街六巷六十九号的是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可以说是本地人,心善人美,虽然已到从心所欲之年,但并非从心所欲。她信佛,同龄人称为萨蛮,后来同龄人相继去世,萨蛮一说也就掩埋于尘埃之下,现在人们常称她为老菩萨,见面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称一声“老菩萨,您瓶中甘露不偏移,回光返照洒人间。”这位名叫老菩萨的萨蛮一副笑意,脖颈间的珍珠项链圆润且和睦,不妒不忌,有万事融于此之相。

“可好,可好,你过得怎么样?”虽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可人们总爱把李家的当家事、张家芝麻绿豆大的话柄讲给老菩萨听,老菩萨听了也不生气,如来佛似地一乐呵,拍了拍对方的手,好像在说“人生苦短,知足常乐”。

大发龙虎大战 王瞎子见到老菩萨如同见到了有奶的娘,双手捧着保温杯隔着马路就往老菩萨这边赶,看着来往的车辆,老菩萨急得直跳脚,盘上的发髻被颠了下来,寸断银发随风挥洒,老菩萨不在意,扯着嗓子大吼“慢一点,慢一点,造孽啊,造孽啊”。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滚滚车流如潮涌来,淹没了王瞎子的瞎,还淹没了老菩萨那颗为之一颤的心。可就在关键时候,王瞎子不着头绪地高举起手中的保温杯,他紧闭着双眼,似乎已成了案板上待剁的鱼,阳光把保温杯上的紫外线条码一晃,世间也随之一晃,这个不锈钢材质的保温杯恰到好处的把司机们都晃瞎了眼,野兽般的洪流被闸断了,一声声尖锐的刹车声扑面袭来。世间安静了许多,历史的轨道停止在这一刻,勇猛精进的时代猛兽被这个瞎子驯服了,世间只听见老菩萨紧闭双眼、低着头念咒似地说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却不知过了多久,王瞎子那双布满尘土和黏上鲜血的脚率先迈入了时间之门,他不慌不忙地甩了甩高举着保温杯的双手,信步朝老菩萨走去。从这以后,人们都觉得王瞎子并不瞎,不然他怎么能如此镇定自如呢,不然他怎么能让司机都在那一刻晃瞎了眼呢。真正瞎的人,是没有本事让别人瞎的,就好比坏人能让好人变坏,而好人却难以让坏人变好,这是不对等的,也是不成立的,所以人们常说“善良是稚嫩的,而恶意却是成熟的,从来不存在成熟的善良,因为成熟的善良便是凶恶。”

总而言之,人们得出一个结论,王瞎子没瞎,他只是暂时瞎了,或者他累了,人生不能总是当掌灯人,它还需要一点宽慰、一丝牵挂、一点谅解,掌灯人难当,可掌灯人后边的人好当,一个台阶砌成了,难道人们还会注意第二个吗?

等司机们骂骂囔囔地往窗外啐了一口吐沫,王瞎子已经牵着老菩萨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家当然指的是三街六巷六十九号,也就是老菩萨的天宫。王瞎子驾轻就熟地往里走,绕开了门口的观音像,老菩萨不紧不慢换上拖鞋,在门口的水龙头下净手、净脚,点上三炷香、作了三次揖,走进屋内给王瞎子拿衣服以便换洗。

老菩萨这个规矩大家都知道,可不信佛的人觉得瘆得慌,屋内灯光阴暗,整间房子寒颤颤地,特别是进门要洗手洗脚这个事,麻烦得很,所以如果有人要找老菩萨总在门外喊两声,菩萨总会自来。但王瞎子是个例外,他忽视了教条、触犯了规定,按道理应该枪打出头鸟,但老菩萨赦免了,每当别人问起,老菩萨总会笑意嫣然地说:“他不是瞎了嘛,对一个瞎子,就应该有对一个瞎子的态度和感情”。

王瞎子此刻已坐在摇椅上睡着了,他从早晨推两轮车推到了傍晚,又光着脚连蹦带跳像受惊的麻雀返了回来。老菩萨怜惜地打来了温热的洗脚水,拿了一张新毛巾缓缓地把王瞎子脚上的鲜血洗净,清水换了几盆,老菩萨就念了几次“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不大的房子里,这唯一的音律变得悠长连绵,回荡在整个空气中,和不大的空间融为一体。没人知道,王瞎子睡得安稳祥和,好似一个回到襁褓中的婴儿,没有开灯的客厅,这丝安详就连老菩萨也无从知晓。

王瞎子其实叫王百万,家穷、命苦、身世凄凉,父亲早逝,孤儿寡母只能在桥洞下居住。父亲去世那年,也是王瞎子出生那年;父亲去世那天,也是王瞎子出生那天,新老交替,生死疲劳,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啊!王瞎子的母亲刚出了产房,挣扎着把羊水还没擦拭干净的王瞎子抱在怀里,被接生婆推到了王瞎子父亲的面前。

王瞎子母亲咽着眼泪问道“孩儿他爸,我们的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你说说,叫啥名好?”

“我们缘浅,奈何情深。”王瞎子的父亲半个小时前被扯了呼吸机,此刻已被阎王爷收了大半的魂魄,只能酿着最后一口气说:“希望我们各自安好,丰衣足食······”一语还未尽,最后一滴泪也流干了,王瞎子的父亲就此在世间没了痕迹,如踩在冬雪中的脚印一般,一场雪落,魂飞魄散。

接生婆把王瞎子从母亲怀里抱走了,出门之前听见王瞎子的母亲哭丧着说:“人生如纸薄,我们好命苦,我遵从你的遗愿,这个孩子就叫百万吧,我希望他能赚回来百万银元,以此吊祭他父亲的在天之灵。”

王瞎子醒了,他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他手中不锈钢的保温杯有点凉意,但王瞎子并不在意,他仍然紧捧着保温杯走到了饭桌前,揭开了锅盖,看着里边早已冰凉的饭菜,如狼似虎地吃了起来。王瞎子吃相很难看,因为吃得快,基本食不知菜味,就已机械式地吞了进去,那双涂了膏药而左右摇晃着的双脚,因为主人的苏醒,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寂寞难耐了。

老菩萨也被吵醒了,她掠过饭桌前的王瞎子,跑进厕所悄无声息地盘了头发。等王瞎子抬起头时,老菩萨已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那个小老太太。

“杜鹃花?”

“嗯。”老菩萨似乎早已知道王瞎子要说什么,并无惊讶,只是走到菩萨像前跪拜了一百零八下。王瞎子也不着急,坐在摇椅上晃着双腿,像一个稚嫩的儿童。

“这杜鹃花开得真好哈。”街坊邻居见到老菩萨时,老菩萨的一百零八拜已经做完了,半个小时前汗水浸衣的样子早就不见踪影,王瞎子腰间却依旧兜着保温杯,拿着浇花的提壶兴奋地像个孩子。

“杜鹃婶这时候恐怕早就上摊喽。”几个人笑着和老菩萨聊碎语,王瞎子依旧不动摇地浇着他的杜鹃花。旁人一看,诡异地问道:“老菩萨,这王瞎子是啥子意思,莫不是他在暗自策划着什么,如果他一直在装傻,我可不给他好脸色看。”老菩萨也不言语,半响过后才神神秘秘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公道自在人心”。“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讲。”说这话的人又圆了回来,“王瞎子照顾这杜鹃花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越界的动作,可能也是我多想了,王瞎子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有了百万之前不是,有了百万之后也不是”。

这时候,王瞎子放下手中的提壶,指着杜鹃花说:“你们看,真好啊。”

王瞎子有空回忆起往昔岁月时,已经是四十一二的光景,先后讨了两个老婆,分了一个成了一个,成的那一个现在估计在王家大院里吹着柴火烧着竹筒饭。“王县。”秘书小周敲响了王瞎子的门,此刻的王瞎子不能叫王瞎子,他办公桌前的名牌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他叫王百万,引领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那个王百万。不过他亲密的部下都叫他王县,不亲密的也毕恭毕敬地叫一声王县长。王县此刻慢悠悠地抬起了沉重的头颅,耷拉着眼皮问道“何事?”

“那个,没啥,就想提醒您应该吃晚饭了。”小周媚着笑脸,目光扫向被窗帘罩住的窗户,王县点点头,小周把厚重的窗帘一拉,王县这才发现窗外早已布满了夜。

“你先回家吧,我等会自己开车回去。”

“好哩。”小周早已见怪不怪,心里默默叹息着这些男人,无论何种阶级、无论何种身份,心思原来都长在家外边啊。

王县听见楼下门卫室保安小吴关上了大门口厚重的铁门,才慢慢地脱下了夹脚的皮鞋,点上一根烟也不抽,就看着烟丝在空气中静静燃烧、烟雾在台灯下悄悄挥散。这个世界只有成功人士才能把往昔的苦难称为峥嵘,何又为成功人士呢?王县如同刀俎,被人们刨肉去骨,却传为佳话。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这是王县办公椅后边的八字箴言,人们自当憧憬也当激励,自从王县上任后,成为了当地学生的具象教材,每次国旗下讲话时,全县八十多所学校就接连点出了王县的大名,导致每个周一坐在办公室里的王县总觉得瘆得慌。

大发龙虎大战 “百万,照顾好自己,我应该是不能亲自看到你金榜题名了,你要对得起你父亲对你的期望、对这个家的期望,让我好上去找他。”这是母亲对自己说完的最后一句话,想到这时王县手中的烟已燃到了尽头。王县食指和中指间已结了痂,感觉不到疼痛。

王县正在烟灰中忆往昔时,时间却不愿意给他脑子里过一场电影的机会,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电话那头的女声问道“王百万,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王百万嗯嗯了几声,压低嗓音说道“我马上回来”便挂了电话,他先把窗户打开,把烟灰斗进了垃圾桶里,随后用抹布擦拭了桌面,便提着公文包关上了这层楼的最后一盏灯。

大发龙虎大战 人们之所以不回顾老菩萨的历史,一是因为得以证实的人很少,二是因为难以和现在慈眉善目的老菩萨对上号,或许也应该说人类的潜意识已经隔断了这层可能性,这叫选择性删除记忆。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荒诞情感宗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14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07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6
  • 多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2
  • 多语打赏1000,共计3000
  • 2018-02-28
  • 多语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28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8
  • 别看了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6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2-26
  • 萌面侠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2-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中篇,下午硬是把它看完了。见过作者几次,一个中学生,深圳挺有潜力的文学少年,安静很会写的一个小妹。虽然成语处处可见,句式行文仍有学生范文的痕迹,但在繁重的学业之余,能完成这样一部中篇,而且人物众多,情节交错,实属不易。但令人很欣喜的是,文字日趋成熟,几乎看不到网络语言,若持之以恒,在文学这条路上,必定会有所收获。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14 10:08:31
    • 分享到:
  • 转王顺健(评委)的评语:这么多的文字,这么多的场景和人物,显示了作者的雄心,有改编成电视剧的铺排。受网络流行小说影响,对人对事更多了一份表达不太畅顺的参透与关照,人物于西坡让人想到去年火红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郑西坡,也存在着地皮地产的纠葛,小说的结尾正好落在此处。这原来还是之一,还有之二之三呢。作者编织故事的能力假以时日,一定是把好手!
  • 回复
    • 多语1布衣2018/03/01 23:52:57
    • 分享到:
  • 这是一部成熟的都市文学作品,作者有书写的欲望、叙述的激情,洋洋洒洒两三万字,文字老道、稳健,叙事从容娓娓道来,亲切清新。通过一个门牌号,引发王瞎子、老菩萨、杜鹃婶、郝周到、郑西坡等现实人物的众生相,生动形象,刻画饱满,语言诙谐,笔触灵动,颇具力道,有着让人惊喜的写作天赋,出自一个少年作家之手,实属不易。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27 08:54:37
    • 分享到:
  • 窃以为,微短小说,跌宕起伏一波三折、从容淡定些为宜。而短篇中篇乃至长篇呢?却与微短相反,越长越须简练——语言的简练叙述的简练,越长越须平实——转换的平实铺垫的平实,一波三折则隐匿于整体架构中,而非局部跳跃式的蒙太奇。整体由局部碎片黏结组合,因此呢,碎片须平实,如若碎片太多太大的跳跃,难免让读者找不到北,读着读着须手忙脚乱地前翻察看,非作者的初衷也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2/26 14:53:26
    • 分享到:
  • 文笔细腻,故事选材有特色。《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作为题目,更是给故事增添了真实感。一个固定的场所,一群背景迥异的人物聚在一起,每天生活的摩擦和碰撞就是小说最原始最真实的状态。不过有点建议,出现的人物太多,情节的承接存在一定的诟病,如果能再磨合磨合应该会更好。其次是如果是在我大深圳的故事,那就很好啦。哈哈哈
  • 谢谢指点,还要多多学习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27 08:22:04
    • 分享到:
  •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笔墨细腻,胜于细节描摹,人物形神皆备,语言诙谐俏皮。不过,太弯太绕太多蒙太奇,布局跳跃太大过频,人物身份转换匆促交待铺垫不足,情节杂乱了点儿。小说,或是最通俗最大众的文学品种,几百字的微咖蒙太奇些尚可,而大几千上万字的短中篇过于蒙太奇,捧读就累。累了就不想读,这篇小说我没读完,虽强迫三次。写小说读小说,需要轻松愉悦,虽文似看山不喜平,也非藏猫猫捉迷藏也。管见谨供参考
  • 谢谢指点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2/26 14:43:13
    • 分享到:
  • 故事几条线一同进行,关系错综,王百万和儿子、老菩萨的关系,郝周到和父亲、与西坡的关系,杜鹃婶穿插其间。故事还没结束,吸引我继续看第二部。以土地的开发买卖,商业资本运作与权力政治的勾连和斗争,虽然故事、人物关系还不够明晰,还没能力透纸背,但作者文笔潜力不小,手法细腻,有的描写颇为到位,看来是不可忽视的新星哦。
  • 谢谢!争取下次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欢迎大家多多批评指正,我来者不拒

    回复

  • 耐读,刚开篇,就知作者语言功底厉害!
  • 多谢鼓励,第二部的情节我更喜欢,希望不会让您失望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2/25 14:36:08
    • 分享到:
  • 作者小小年纪,很不错,加油
  • 多谢支持,请多多指教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71600
  • 3
  • 470
  • 人生在世,也不过几十年,犹如短短一瞬,来去匆匆,小时发愁,外面多彩的世界,新鲜而又好奇,因年龄关系很多活动受到限制,向往长大。长大了,有了工作,有了压力,就会有工作的烦恼,有了情感,走进婚姻的围城,每天上演着柴米油盐交响曲,有了小孩,教育意见不同时,变成了装载琐碎、争吵、压抑的烦恼,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烦恼,生命的质量,因为跌跤而厚重,人生的旅程,因为求索而精彩。

    欣欣人生如梦几多愁

    2019/5/29 10:36:04
  • 大发龙虎大战故事一开始就以小刀受伤蒙上了神秘色彩,结合城乡尴尬的现状,跟着作者一步步解开谜底。小刀受的伤,也是常常环绕我们耳畔的家长里短,看到这里,作为读者的我有点小失望了,但结尾小刀的死亡,画风一个急转,却让我很满意。在我看来,作者是借小刀的死来刺激杰仔改变,学会接受不喜欢,是一种成长的方式。

    别看了小刀受伤了

    2019/5/28 10:19:03
  • 如果说城市之夜,那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她的夜晚应该是景观一流的。而作为城市中心的香蜜湖,她的夜晚更加诗意盎然。作者在香蜜湖的夜晚浅吟低唱,让喧嚣的夜晚变得忧伤。 好在忧伤过后,诗人收获了诗行。夜晚因星光而璀璨,你因诗意而美好。

    小宇香蜜湖之夜

    2019/5/27 11:08:39
  • 所谓“行规”就是值同一个行业里共同遵守的规章。在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规,都需遵守。在邻家,也有邻家的行规。我认定的“邻家行规”是:遇到好的作品要打赏,还要用心阅读和评论。有一年,在云南保山,我了解到一种行规,那就是“玉不过手”,顾名思义就是在翡翠交易以及交流的时候,不要把翡翠递来递去。而今天,在邻家这个行规需要改改。李玉出手的“玉”,我觉得就值得去交流,去传递。虽然,高子正不乐意,但大家乐意就可以!

    莲花汉子行规

    2019/5/24 15:27:21
  • 大发龙虎大战练老师的诗,正所谓诗如其人:温婉。在我的印象里,练老师是一名教师。确实,他很像一个老师,亲和力与耐心。在目前的社会里,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像比是更重要——关键是,把一个角色扮演得如此贴合,那一定是一名好老师。像他在这组诗里说的一样,诗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因为有诗,心里才有了远方。

    小宇你好,中年男人

    2019/5/23 17:29:58
  • 与桃德相识于《龙华文艺》群,被他29楼的菜园和优美的文字所吸引,于是穿越大半个深圳去到他家做”女土匪“:又吃又喝又拿还听了各位老师聊文学、易经等,满载而归也。话说,在深圳能请你到家里吃饭的人,已经很少,能让你又吃又拿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必定值得深交与也。再次谢谢桃德。

    梦晴​宴客诗

    2019/5/22 14:34:54
  • 2012年,因为桃德五星级义工事迹在报上发表,我寻找到他的电话,邀他进入观澜等文学群。因为文学彼此之间慢慢走近。参加过N次文学活动,虽聊得不多,但欣赏过他许多的优秀作品。并有幸品尝了他与白师兄煮的佳肴,两个人半上午弄出十八道菜,真不敢相信出自两个大男人的手。站在29楼,海风徐徐,看瓜果满架,闻花儿飘香,观海上田园美景,充满惬意。饮美酒,论诗文,文人相亲,看着阳光帅气的年轻人,我也年轻了。

    春风妙语​宴客诗

    2019/5/19 14:42:44
  • 阅读完作者的这篇诗歌,我能感受到作者的热情大方,诗句中就已表明“我担心这场雨淋湿客人来时的路”。同时,也是一个才情实足的“汉子”。我最喜欢这样的句子:“端一壶玛咖酒让大家喝个痛快/哪一瓶酒里能盛下彼此的心事/哪一瓶酒后能让彼此学太白畅怀吟诗”。文人相聚,当然离不开美食和文学。你们这次以感恩母亲的沙龙聚会,可见你们有感恩之心,孝子之情。因此,我也祝福你们:十三个人的光芒,一定能照亮深圳这个喧嚣之城。

    子木​宴客诗

    2019/5/18 17:27:37
  • 大发龙虎大战在深圳这个忙碌喧嚣的大都市里,能约数个彼此兴趣爱好相同的文友聚聚,甚是欢喜。彼此间,聊聊文学、聊聊诗歌、聊聊人生、聊聊故土,内心间的烦躁坦然无存。那天的聚会,我称之为母亲节沙龙聚会,我们聚会的主题是关于母亲。母爱永远是我们文学创作一大主题。那天的聚会,我用心准备的两天,采购食物、整理房间,为的就是真诚地迎接文友们的到来,宴后,我们朗诵诗歌,表示对母亲的感恩。梦晴朗诵的原创《忆慈母》,最为打动人心!

    莲花汉子​宴客诗

    2019/5/17 17:04:25
  • 桃德的诗如他的盛宴,让我们饱了饥腹,又醉晕里看晴天,如痴如迷。面对他的诗,像面对一桌盛宴,哪里下筷都不忍心独自享用。犹记那高楼的菜蔬夹着面朝大海的诗意,在久雨后的晴空里,打着唿哨。宴里的诗声高估了海那边吹来的浪声,拍打着西面八方有缘而聚的肩膀,说:桃德义重情深!说我们行路匆匆,感受了诗情画意,至今心满意犹存。

    叶紫​宴客诗

    2019/5/17 16:34:58
  • 作者在大浪足足生活了十二年,可见作者对大浪情有独钟!或许,作者将来还有数个十二年继续生活在大浪。因为,在作者眼里大浪是大海中的巨浪,闪烁着耀眼光芒,是他我梦想开始的地方,在那绿色浪花一朵朵的青春海洋,作者的“大浪情缘”永不落幕,这里是他可爱的第二个家乡!对于大浪,我也是别有一番情义。我来深圳的第一站也是在大浪,当年我23岁,我的青春也在大浪绽放过。去年去过一次大浪,变化的确很大,可以说旧貌换新颜。

    莲花汉子浪花一朵朵

    2019/5/17 15:15:5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大发龙虎大战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邻家悦读